请问Don先生和透视中国团队是否有些高看习近平了?

  • 問題
  • 問 DON TSE
  • [已解決] 请问Don先生和透视中国团队是否有些高看习近平了?
類別:
1
1

首先非常感谢透视中国团队给我们提供一个提问的平台。一直以来观看透视中国团队的政论作品,并深深地为贵团队的分析所折服,但个人感觉贵团队在分析重大政策之时有些高看习近平了,也就是说,贵团队在分析中共推出的重大政策时,总是假设习近平为首的高层团队是在经过深入分析探讨后得出的结果,而不是一个独裁者的肆意妄为。虽然,这种分析方法是非常严谨的,但对于一个受限于独裁体制和种种政治正确的政权来说,没人敢提意见,都在顺着领导的意思走,个人崇拜和吹捧到达了毛之后史无前例的地步,况且习近平这个人的文化水平也不高。因此我不认为习近平在推出一些重大政策时是经过充分讨论和研究的,往往就是他个人的狂妄自大,或者是拍脑袋决定被人阿谀奉承的结果,因为历史上各种事例告诉我们,这样的独裁体制是不可能做出什么正确决定的。
比如说中美贸易战的时候,明教授认为中共知道自己打不动,但是要装着自己很认真打。不过我个人认为中共体制内一些明白人是这样想的,例如刘鹤,李克强等人,但是对于习近平来说,恐怕他还真就认为自己能打赢。我之所以这样认为有两个原因。第一是中共对内夸下海口,说什么大打大赢,小打小赢,然后又动员各种各样的五毛专家和媒体说美国已经节节败退,说实话,贸易战刚刚开打的时候我还跟五毛圈子有些接触,那时候我还真就认为中共能赢。第二是中共还专门发布了一个贸易战白皮书,里面提出三条底线,即达成协议后必须撤销全部关税,采购农产品要符合实际需要以及协议文本要考虑国家尊严,这样相当于把自己的退路给封死了。因此我个人认为习近平似乎一开始就打算赢,只是到了后面才不得已认输,要不然他不可能一开始就定下那么多难以完成的目标,然后再被打脸。
再比如这次的国安法。贵团队认为中共这样做是为了在各种外部压力下制造一个对外谈判的筹码,跟各国谈条件,倒逼华尔街。有人说,核武器威力最大的时候是在发射架上。但现在这个法律已经实行了,各国的制裁和谴责也接踵而至,中共与世界各国谈条件不太可能了,冲突已经不可避免,这样是不是可以认为习近平根本就没经过充分的讨论和研究,一开始就没打算把香港作为与各国谈判的工具,而是在末日危机下极左思潮产生的一种愚蠢的自救行为,最终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我个人之所以这样看,是因为中共总是宣称不让别人干涉内政,如果拿香港跟人谈判,反对派就会攻击习是丧权辱国。再者就是香港问题在去年已经备受世界关注,中共通过挑起事端造成的麻烦远远比能得到的利益大得多,最起码就是金融中心这个地位不复存在。
请问以上两点,Don先生怎么看?贵团队在分析中是否有些高看习近平了?

已解決
標注為垃圾主題
Posted by (問題: 4, 回答: 1)
於 2020-07-03 下午 2:46 提問
148 閱讀
0
私人回答

抱歉現在才回覆。

1. 我們在分析文章和節目多次講過,中國問題的核心的是中共高層的派系鬥爭。在我們公開分享如何預測中共的決策時,我們提出三個層面:
1)中共的特性 :邪教+黑幫;一切都是為了「生存與稱霸」
2)中共高層派系鬥爭 :你死我活;同歸與盡;妥協與鬥爭互相交織
3)中共權力運作特點:寧左勿右;官員極端利己主義,不擇手段符合上意,保持政治正確;不理百姓死活;地方主義;用政權生死來綁架中央。
這三個層面互為影響,互為作用。這是中共中央的決策和地方執行政策的混亂原因。

2. 我們一再說,習近平上台前沒有派系,是一個政治弱主,並不是表面看的那麼強大。習面臨著江派的政變,他上台後為了自保必須要奪權,樹立權威,成為一個政治強人。習的奪權是依靠黨的特性,以保黨的名義進行反腐運動和進行各種權力結構改革,每次的改革都在奪權。

3. 因為中共專制的弊端,中共政權面臨的各種危機在不斷積累。習近平上台時已經是擊鼓傳花的最後接棒者,要解決危機必須要政治強人,政治強人就要加強黨的領導和權威,就會導致這個專制更強,又會製造出更大的危機。所以,無論習近平的內心出自何種目的,為了「改革」而集權,結果都是不可能成功的,只能形成獨裁,危機更大。

4. 在這種情形之下,我們就會看到習近平領導層決策的矛盾性和被黨的特性約束的極端性。也就是說,習近平既想通過集權來推動「改革」,挽救黨和經濟,結果卻受黨的極左特性和派系鬥爭的約束,越改越左,危機越大。也就是說,習近平決策空間有限,左右為難,最後都是向左。

5. 例如,用上述的三個層面的分析方法去看習近平領導層在中美貿易戰的決策,中共一方面知道中美關係的重要,另一方面又受中共的特性約束不能服軟或者中共本身就被自己的宣傳所騙,再有中共的派系鬥爭因素,既要習近平解決中國經濟問題,又要保持中共的「偉光正」。注定中國無法承受貿易戰,中共的特性又不得不打,既想投降又不能公開投降。結果就是現在這個樣子。

也就是說,中共的特性為了「生存與稱霸」可以作任何的妥協和要挾,而習近平為了自保必須要做政治強人,做政治強人必須要樹立權威,所以就會高調對外擴張(其中也有中共本身的長期戰略因素和自己騙自由的因素)。作為反習派必然會利用一切機會逼習近平下台或者讓習近平沾血形成利益共同體,可以是「棒殺」也可以是「捧殺」。

習近平在解決其他問題時,同樣面臨著上面說的三個層面的影響因素。

標為垃圾回答
Posted by (問題: 0, 回答: 14)
於 2020-07-07 上午 5:45 回答
  • 抱歉現在才回覆。

    1. 我們在分析文章和節目多次講過,中國問題的核心的是中共高層的派系鬥爭。在我們公開分享如何預測中共的決策時,我們提出三個層面:
    1)中共的特性 :邪教+黑幫;一切都是為了「生存與稱霸」
    2)中共高層派系鬥爭 :你死我活;同歸與盡;妥協與鬥爭互相交織
    3)中共權力運作特點:寧左勿右;官員極端利己主義,不擇手段符合上意,保持政治正確;不理百姓死活;地方主義;用政權生死來綁架中央。
    這三個層面互為影響,互為作用。這是中共中央的決策和地方執行政策的混亂原因。

    2. 我們一再說,習近平上台前沒有派系,是一個政治弱主,並不是表面看的那麼強大。習面臨著江派的政變,他上台後為了自保必須要奪權,樹立權威,成為一個政治強人。習的奪權是依靠黨的特性,以保黨的名義進行反腐運動和進行各種權力結構改革,每次的改革都在奪權。

    3. 因為中共專制的弊端,中共政權面臨的各種危機在不斷積累。習近平上台時已經是擊鼓傳花的最後接棒者,要解決危機必須要政治強人,政治強人就要加強黨的領導和權威,就會導致這個專制更強,又會製造出更大的危機。所以,無論習近平的內心出自何種目的,為了「改革」而集權,結果都是不可能成功的,只能形成獨裁,危機更大。

    4. 在這種情形之下,我們就會看到習近平領導層決策的矛盾性和被黨的特性約束的極端性。也就是說,習近平既想通過集權來推動「改革」,挽救黨和經濟,結果卻受黨的極左特性和派系鬥爭的約束,越改越左,危機越大。也就是說,習近平決策空間有限,左右為難,最後都是向左。

    5. 例如,用上述的三個層面的分析方法去看習近平領導層在中美貿易戰的決策,中共一方面知道中美關係的重要,另一方面又受中共的特性約束不能服軟或者中共本身就被自己的宣傳所騙,再有中共的派系鬥爭因素,既要習近平解決中國經濟問題,又要保持中共的「偉光正」。注定中國無法承受貿易戰,中共的特性又不得不打,既想投降又不能公開投降。結果就是現在這個樣子。

    也就是說,中共的特性為了「生存與稱霸」可以作任何的妥協和要挾,而習近平為了自保必須要做政治強人,做政治強人必須要樹立權威,所以就會高調對外擴張(其中也有中共本身的長期戰略因素和自己騙自由的因素)。作為反習派必然會利用一切機會逼習近平下台或者讓習近平沾血形成利益共同體,可以是「棒殺」也可以是「捧殺」。

    習近平在解決其他問題時,同樣面臨著上面說的三個層面的影響因素。

  • Item added to cart.
    0 items - $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