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 或購買 充值卡

找不到問題




  • 尊敬的Don先生,关于您在视频中所讲的中共倒台的问题,我近一段时间有所思考,在此想提出几个问题与Don先生讨论。
    第一个问题是我认为先生对于王朝灭亡的原因还有以下几点没有考虑到。首先是不得人心,例如周厉王时期的道路以目和秦朝末年的天下苦秦久矣。但是目前在中国,不得不承认中共绝没有走到这一步,虽然有越来越多的觉醒人士已经看透这套体制,但是大多数人却还浸泡在铺天盖地的洗脑宣传之下而蒙在鼓里,对于中共体制的不满显然还只局限于小部分知识分子之中,而并没有发展为星火燎原之势,中共体制的腐朽没有在社会达成普遍共识。其次是人民基本生活得不到保障。虽说贵团队对于粮食短缺和失业已经做了非常详细的分析,但是我个人认为还远远不会到达那种让大多数老百姓觉醒的地步。60年代的大饥荒死了几千万人,文革死了几百万人,粮食问题比现在严重的多,但是依靠强力的维稳手段,民间依然没有什么特别大的动乱。失业问题我认为是个非常严重的问题,但据我观察,中国许多家庭凭借着在经济高速增长期积累的家产,尽管失去工作,基本的生活也大致可以得到保障。现在的中国是一个物欲横流的社会,绝大多数人只关心自己的家庭、生活和娱乐,民主意识没有深入人心,大多数人根本不会去专门关心政治,我个人认为当代的中国人只是从极力拥护中共变为了对中共没什么感觉,但是因为经济基础还没有完全崩坏,所以老百姓也没有走到反对中共的地步。最后是一股新兴政治力量的兴起。历史上许多王朝的灭亡往往都伴随着一股现存的新兴政治势力的接盘,例如中华民国在取代清王朝之前早就建立了具有革命性质的相对完整的政治组织,并发动了多次起义;共产主义在许多国家取得政权,也是因为其早在马恩时代就已经有了详细的革命纲领、理论和目标。但是在当今的中国,一方面没有一个强有力的支持民主的政治势力或者组织存在,并得到广泛支持,大部分支持民主的人都还只是散兵游勇,没有“职业革命家”。另一方面,海内外支持民主的仁人志士虽然很多,但是对于中国实现民主化的手段,方式,以及实行中具体的诸多问题却没有共识以及深入的理论阐释。是以和平请愿还是暴力抗争的手段实现民主?实行民主应该学习哪一个国家?民主之后应该如何处理中共遗留的诸多历史问题?应该如何重塑中国人的历史观?民主后应该如何对待中共旧部?这些都还很少有人探讨,大部分人都还只局限于对中共体制的痛恨和对于民主的向往之中,换言之,我认为现今中国的民主化还没有实现从空想到科学的转变。因此中共的体制至少从内部还不能被有效接盘。请问先生对此怎么看?
    第二个问题是王朝灭亡的方式有许多,有像汉取代秦,明取代元那样的彻底灭亡,也有南宋取代北宋,东汉取代西汉,韩赵魏三家分晋那样的由原有统治阶级接替的不彻底的灭亡,还有像汉末分三国,晋后分南北朝,唐末分五代十国那样的无序灭亡,同时也有像田氏代齐,曹操挟天子以令诸侯那样的名存实亡。我个人认为中共在短期内至多只会像东汉西汉,南宋北宋那样的形式倒台,彻底倒台可能性极小。因为中共在中国深耕多年,百足之虫,死而不僵,中国还没有中共以外的强大的政治势力接盘现存的体制。而且中共的红二代和官僚体系仍然十分牢固,并且掌握了社会的绝大多数关键资源,因此他们极有可能近水楼台先得月,在现任政权不能延续时依仗自己的雄厚实力趁机夺权,而避免红色王朝的彻底崩塌,例如林彪571工程纪要只是提出要通过起义推翻毛的政权,建立一个新的共产主义政权,而并没有民主政治。请问先生所预测的倒台,具体是什么样的形式呢?
    第三个问题是若中共短期内倒台是否能直接与中国民主化挂钩?因为中国历史上王朝的灭亡并不一定伴随着新的理想制度的建立,有可能因为各种政治势力的角逐而陷入持久的乱世,也有可能因为外部势力的侵入而受到损失和打击,还有可能被一个更坏的政权取而代之。请问先生对此持什么看法?以及先生认为中共倒台后应该采取怎样的措施才能把改朝换代的损失降到最低,从而迅速建立理想的政治制度?

    • 謝謝你的高質量的討論。
      1. 王朝滅亡是有很多因素,我只是泛泛講了4點。過去的王朝滅亡指標只能是作參考,中共紅朝跟過去最大的差別是,有神論和無神論的區別。過去王朝滅亡一個重要的觀察是君王的無道失德,人心一失,王朝就走向滅亡。現在的中國人最重要的是利益。
      2. 中共維護政權,是「槍桿子」「筆桿子」「錢袋子」,其中最重要的是「筆桿子」——宣傳、洗腦、信息封鎖、顛倒黑白和扭曲是非觀。有人說,六七十年代,中國百姓受那多苦、死那麼多人也沒有人反抗,現在也不可能反抗。那時沒有人反抗,一是信息封鎖,共產主義道德觀未破產,中共的意識形態控制非常嚴密,就象朝鮮一樣。二是百姓窮,但是貧富不懸殊。看起來沒有那麼「不均」。

      現在不一樣,有很多人已經覺醒,中共官員吃飯時不調侃中共都覺得不正常。而且文革後,共產主義道德觀破產,中共以改革開放的名義,縱容中國人的物慾和情慾,讓中國人不要關心政治,只關心生活,破壞中國的社會道德。「以利相交,利盡則散」這跟過去用共產主義意識形態控制人不一樣的。

      有一點可以肯定的,中國現在從上到下都是人心思變,只是人人都自我保護,極少人公開表態。如果中共倒台,又不影響他們的利益,100%會支持,不然就不會有那麼多人要移民啦。

      3. 蘇聯解體前也是一樣,是整體社會從上到下都對體制不滿,才開始改良,最後導致蘇聯解體。那時蘇聯百姓也沒有什麼民主概念啊,只是「苦秦久已」。
      4. 我在6月7日直播講到,中共倒台有兩個前提條件,如果今年這兩個前提條件出現,我們的預測很可能會得到驗證。
      5. 未來中國民主化必然存在專制復辟與民主憲政較量的問題。中共倒台後必然面臨重建敗壞的社會道德問題。我們的看法是,無論什麼制度,沒有社會道德做基礎都不行,美國就是一個典型的例子。

      中共倒台後,另一重點要做的是從下而上進行民主選舉,從村/居委、鄉/街道、鎮/區選自己的行政長官和人大代表,從自己認識的人範圍開始。如果有70%以上地區進行了基層選舉,那就起草一個臨時的選舉制度,進行市縣長選舉,之後再進行省長選舉。估計要醞釀三年左右才能到國家領導人選舉。這個過程,我覺得辛教授說的「去黨留政」的方法不錯。再有就是社會穩定就要馬上進行清共產意識形態的教育和立法。

      這只是我的一家之言,不當之處請指正。

      • 非常感谢Don先生对我的认真回复,您对于中国国内形势的判断和对苏联解体经验的分析的确让我明白了不少。不过我个人还是有两个问题要向先生请教。
        第一个问题是您在回复中谈及了苏联解体的经验,我认为这对于中国的民主化进程的确有着参考的价值,但是问题在于现在俄罗斯仍然也不能算是一个完全民主的国家,独裁主义在俄罗斯仍然有一定的市场。先生认为这是否与苏联人没有民主意识有关?当今许多人都聚焦于发达国家的民主体制,而对东欧包括俄罗斯在内的民主体制缺乏认识,您是否可以评析一下1989年以来东欧以及俄罗斯建立的民主体制?您认为俄罗斯的民主是否可以算得上真民主,好民主?
        第二个问题是苏联解体时最终叶利钦掌握了局势,但是叶利钦本质上还是苏联官僚体系的成员,因此才能近水楼台先得月,夺取政权,但是因为苏联的利益集团和家族宗派势力并没有那么严重,所以即便由叶利钦这样的人掌权仍然能够走向民主。而反观中国,当今中共官僚体系内利益集团和政治家族远比苏联严重,如果中共倒台,那按照苏联的规律,中共的一些世家大族凭借自己多年积攒的权势趁机掌控局势的可能性同样很大,这样就会导致中国很难完全走向民主,因此中国民主化的阻力比当年的苏联困难的多。这主要是因为中共建政以来的一批红色政治权贵家族至今已是根深蒂固,枝繁叶茂,百足之虫死而不僵,就算是中共倒台,那么这些红色世家大族也不可能任由中国完全走向民主,所以我个人认为中共即便倒台,中国的民主化不太可能在短期内实现。请问先生怎么看?

  • 尊敬的Don先生和透视中国团队,我关注你们的研究很久了,对你们独特的见解十分佩服。不过在此想要提出以下几个问题。
    1,明教授在其他的节目中屡次提到习李王铁三角,并认为这个铁三角如果崩坏会让习非常危险,习王同盟我可以理解,但是李为什么也会在里面?李长期作为团派大员,又是学经济和法律出身,国际化视野和开明程度相对较高,且无红二代背景。加上习这几年的集权客观上也压制了李的权力和威信,为何李能够和习王组成同盟?
    2,习王关系问题。贵团队多次提到这两人是铁杆政治同盟,并且习在拾玖大上力保W73留任,并预测王在接任副主席后可能会兼任监察委主任取得实权,但事实上王却只担任了一个副主席的虚职。这是否可以理解为习怕王反腐功高震主,或者是在大权独揽之后过河拆桥,清除王这样的政治强人以达到绝对权威?就像当年毛清除自己的接班人刘和林一样?而且从2016年任志强事件中王控制的财新网力挺任志强也可以看出这两人并非高度一致,是否可以把习王理解为三国时期对抗曹操的孙刘同盟?各自有自己的小圈子,对付完共同敌人后就各奔东西?
    3,历史上的名家往往会在成熟之后著书立作,总结自己的研究成果。贵团队是否会出一个系列节目或书刊,系统集中地介绍自己的研究成果?就像明教授曾经主持的“中原大地世纪回眸”一样,把中共建政以来的历次斗争和各个时代的背景,社会风土人情都详细地讲一遍。我一直以来都没有听过贵团队,尤其是Don先生对于中共早期政治斗争的解读,非常想听一听贵团队对高饶事件,林彪事件以及文革等事件的看法。
    4,请问明教授任教的台大是否有意向录取以及培养一些大陆的有志青年?

    • 1. 謝謝您對我們團隊的關注,你的問題是一系列的中國派系鬥爭的問題。我們過去的分析文章和《中共派系政治簡要指南》的分析都有講過,講習王的比較多,雖然有提李克強,不過李不是重點。
      2. 習李王為什麼要聯盟,主要是胡習要聯盟。胡江鬥了十年,胡數次躲過被江澤民暗殺而挺過來。王立軍事件是胡錦濤設計逼薄熙來與王立軍反目導致的。王立軍事件曝光了江派針對習的政變計劃,習近平不得不跟胡錦濤聯手。胡錦濤完全將軍權交給習,并且在背後支持習,習掌權後承諾保護胡。李克強是胡培養的接班人,所以習李也結成了聯盟。
      3. 習王聯盟,是習近平要通過反腐奪權,就得靠王岐山反腐。王得罪了一大批官員,王也要依賴習的保護,所以習王是鐵桿政治同盟。李克強是平民出身,沒有軍權,所以李的政令不通,得靠習近平一邊集權,一邊強硬推行政策。上海自貿區就是一個典型的例子。
      4. 在習近平第二任期,習要進一步集權才可能執政。江派拼死抵制,最後妥協是給習思想入黨章,王岐山退休,打算給習一個虛名,用「偉大領袖」來「捧殺」習近平。沒有想到習強行修憲取消主席任期制,又讓沒有任何黨務的王岐山當上國家副主席,繼續留在國家領導人行列。只是習的實力有限,無法再給王岐山爭到實權。王岐山就等於被架空了,不過對江派來說還是不安全,容易生變。習王互相都不能分開,不然兩人都會危險。
      5. 對於過去中共的權力鬥爭,從理論上說本質是一樣的。因為共產黨是無神論的專制,宣揚的是鬥爭哲學,無法解決權力交接。過去君主制是以君權神授的方式承繼權力;現代憲政是通過選舉,政黨輪替交接權力。中共雖然在鄧小平掌權時有了隔代指定接班人制度,但是並不可靠,因為中共的叢林法則是誰狠誰上,所以習近平成了政治強人後,可以不指定接班,取消主席任期制,打破集體領導制和接班人制度。
      6. 八十年代前,有一兩個西方的中國問題專家對中共的派系鬥爭研究得很深。他們的基本理論至今還可以用,我們也有作參考。我們一直以來為能讓西方理解現在的中共派系鬥爭,也不斷在理論化我們研究成果,我們已有自己的預測模型,目前是我們的商業機密,不會完全公開講。中共倒台後,或許會可以總結一下江澤民上台後中共權力鬥爭這段歷史。
      7. 明教授在台大有教在職的碩士班,具體可以向台大查詢。

  • 尊敬的透视中国团队,因为辛灏年教授和明居正教授,我才能够关注透视中国团队,并且我认为透视中国团队将会对我们大陆学生的民主化理念产生非常大的影响作用。现在Don Tse先生作为ceo,可不可以考虑把透视中国sinoinsider上的一些最新文章也发在这个平台呢,这样我们也可以根据每篇文章来付费观看,毕竟对于现在的大陆学生来说,一年一次$1200还是太贵了些,可不可以考虑把每次的一些最新文章,每篇按照不同的价格也在这个平台发布?这样我们的经济压力也稍微小一些,哪怕每篇文章的价格比直播贵一些也没关系。

    • 1. 這是一個經營和影響力策略問題。因為免費的東西不值錢,也不會有人重視。
      2. 影響社會的往往只是極少數的人,能讓他們重視並採取行動,在我們有限資源的情況下,影響他們更重要。有心關注的可以對比一下我們的分析與美國戰略實施的時間點。
      3. 重要的、對推牆有作用的分析,我們會公開的。

  • 德國對國安法態度含糊,近日默克爾又婉拒赴美參加G7。德國是歐盟領袖,是否可能越站越近中共?如果有可能,則國際形勢上是壯大了美中抗衡裡的中方,還是形成美歐中三分?而這些形勢上的差別怎樣影響香港的未來?請問可否在6月7日演講裡分析一下?謝謝。

  • 想要請問,在美國逐漸退出全球事務的以下,歐洲各國(除英國)對美國的好感度都下降,在此川普想要打擊中共的話,是否會雷聲大雨點小,反而增加了中共對國際的影響力?
    的確歐美尚屬同個價值觀底下,但也未必各國會放棄經濟考量,在經濟已經因為疫情的影響下,還繼續抗戰?

  • Don 兄你好,聽君一夕話,另我這沉重港人心情確放鬆不少,但本港亦已有不少學者估計到,就 Don 兄所言,四大指標其中之國庫空虚,勿忘還有香港之血汗儲備,相信共匪已經打劫進行中了。

  • 唐靖遠先生(2020/5/26)認為中共強推國安法,是習近平誤把香港當成克里米亞;而且對港台策略有內在聯擊,有心要武統台灣,喬良等的降溫言論只是煙霧彈。這兩點可否在接下來談香港的演講中分析一下?謝謝。

  • 請問去年在台北會議廳的演講可以做成影片檔放在會員區嗎?我的票根還在,能否透過票根的某些流水號,免費回顧那場演講的影片呢?

  • 美国方面已经区分中共和中国,这很好!但是还远远不够。九千万敌人还是太多,要进一步区分里面认同民主自由和反对民主自由的;在反对民主自由的里面,进一步区分贪腐的和还没有贪腐的;在贪腐的里面,进一步区分贪腐ing的和贪腐ed的;……最后一直将它们分化瓦解到只剩下小学生一个孤家寡人;甚至将小学生本人与中共体制也分化开来,丢给他两条路。

    美国人做事一板一眼,为了选票可能反而落实不好这种策略。“郭嘉遗定辽东”,学中共统战,师贼长技以灭贼。我英语不好表达不好这个意思,如果认同这些,希望你们能用英语说出这个意思。

    对底层分化只要拆墙给真相就行了,但是越到高层就越没道德。分化高层不能希望它们有人性,它们听得懂的只有利益和暴力。也就是重赏和重罚,比如利用好孟晚舟一案;对投诚的甚至可以让它们去犹他州一夫多妻承认它们的小老婆;制裁到相关个人一定要它们痛。对这些要进行广泛宣传。

  • 我習慣直播後付費收視,這樣可以選播放速度,方便快速看完,遇到不明白之處,還可以局部重聽。
    很棒的、扼要的分析,感謝。
    另外我想附和表達的是,中國五千年歷史,流傳至今千錘百鍊的思想就是「道德」,有道德,制度才有合理及糾錯的機制,也才會有人擁護及遵守,所以制度好壞和主義無關,和制度本身的道德有關。

  • 問答環節時提到中共依然在乎香港,所以才透過非直接的方法搞香港國安法,而非直接宣佈一國一制。然而,習近平提出的「底線思維」,似乎在廿三日晚《環球時報》社評中不怕美國干預或制裁的表達角度中體現出來。國際社會真仍有可能牽制著此香港國安法制訂及實施嗎?

  • 如果左右摇摆撤回国安法,足以说明小学生不是袁世凯第二,而是二袁:袁绍袁术合体——优柔寡断,能力配不上野心;如果不撤回,小学生就是孟获。

  • 现在结束直播了,但我这边的页面上仍然显示的是“付费内容,您的余额不足”,而我今晚8点多才充值的啊。页面一直是这样,好无奈,真的很想了解直播的内容。

    • 个人觉得,民主化的前提条件是中共要解体,中央集权的模式要改变,地方要有更大的自治权,然后才能开启民主化。中国的民主化还有几个大问题,社会道德溃散,缺少组织良好的反对派,全民缺乏共识。这些都不是很快就可以搞定的,也许需要一代人或者几代人。习近平只是想保党,不觉得他会弄民主化这种东西,超出他的个人认知呢。至于台独其实是个伪命题,台湾本来就是独立状态。中共解体,两岸大概率会变成一中一台这种局面

  • Item added to cart.
    0 items - $0
    >

    直播平台留言規則

    1. 歡迎理性討論和探討;
    2. 謝絕舔共言論和給中共塗脂抹粉;
    3. 请勿进行人身、地域、信仰攻击;
    4. 請勿進行無理謾罵;
    5. 請勿張貼色情內容和廣告;
    6. 不符合以上規則會被刪貼。